新闻中心

煤炭需求将持续强劲,堪比上一轮超级猪周期

2021-08-02

国内的供电模式

国内供电模式主要受我国的资源结构限制,要知道,我国是一个少油多煤炭的国家,因此火电在国内的能源结构中占据主导地位目前火电在我国发电结构中仍占主导地位,占比高达73.7%。煤炭作为火力发电的主要原料,从7月开始动力煤、焦煤、焦炭价格涨幅分别为13.54%、11.44%和5.89%,可见市场供需错配是政策也抑制不住的。

一、企业扩张、用电量增加

受到疫情影响的原因,我国作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经济运行比较正常的国家,制造业、外贸都迎来快速的扩张,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等沿海外贸的用电量持续增加。同时传统制造业的扩张,带动钢铁、基建需求的提升,双重影响下,煤炭的需求进一步提升。以国家公布的PPI数据作为例证,制造业PPI已经连续多月处于荣枯线上方,表明制造业扩张仍然比较活跃。

二、库存低位

受碳中和政策的影响,煤炭的供给缺乏弹性,大量的小型煤矿的出清导致库存低位加剧。2021 年3 月以来,全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可用天数位于历史低位,远低于往年同期水平。虽然今年以来,国家根据煤炭市场供需情况,先后4次向市场投放了超过500万吨煤炭储备,但短期的抛储,增幅有限,所以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而言,供需错配的现象仍将持续。

三、环保政策

国内的碳排放主要集中在电力板块,国家从2016年开始对煤炭行业进行供给侧改革,淘汰落后产能,并且在“碳中和”背景下,中下煤矿也处在生死边缘。根据机构预测,在到2030之前,小于90万吨的煤矿将逐步关停。而我国目前的煤炭格局,中小煤矿占据合法产能的23.8%。因此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地的投资意愿降低,新增产能仍然比较匮乏。所以国家公布的原煤产量数据,2021年6月份原煤产量同比下降3.3%,也就没那么惊讶了。

四、停产限产

煤矿事故是国内比较多发的伤亡事件,事故原因也多种多样,其中超负荷作业是是大多数事件的共性,基于此,国家将煤炭超产写进了刑法并于2021年3月1日起正式施行。刑法修正案规定:违规生产状态下造成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将被追究刑事责任。但为了给予政策上一个稍加宽松的调节路径,《煤矿生产能力管理办法》规定,允许煤矿超产10%,可需要注意的是,该项规定实行审批制,即只有少数的大型矿井才能享受这个权利,因此从根本上降低了煤矿超产的意愿。

五、进口受阻

以2019 年我国进口煤计算,我国从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和蒙古的进口数量比例分别为39.01%,24.25%、14.79%和18.28%。从去年以来,我国与澳大利亚的关系掉入到冰点,煤炭的进口量断崖式下跌,煤炭订单转向印尼、俄罗斯和蒙古。

目前国外疫苗接种率低,delta病毒还在迅速传播,以印度尼西亚为例:印尼煤炭开采条件好,主要以露天开采为主,并且储量非常大,但是目前印尼的疫苗接种率仍然低于30%(首剂疫苗接种率为21.35%,而第二剂仅为8.60%),在2021年6月30日实行紧急限制令后,7月27日,印尼当天新增死亡人数创新高。另外,针对煤炭开采,印尼政府规定外商随开采年限增加,须逐步降低持股比例,这种紧缩型的煤矿政策直接导致外资投资意愿的进一步降低,从而造成煤炭产能扩张受限。

六、国际主要煤炭厂商供给不足

主要国家煤炭产能扩张由于种种原因受限,主要的国际煤炭厂商的产量也是进一步降低。2012年国际上主要的煤炭厂商扩大资本开支,以价格战挤压全球各地中小型煤矿市场,因此从2014年开始,以南非为主的中小煤炭矿场退出市场,截止到去年,国家煤炭产量已经下降了44%,因此在没有增加煤炭部门的资本开支的前提下,煤炭产能进一步扩张的前提也不存在。

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快来关注迟暮不醒